有地方相关负责人声称

2020-03-08 11:23

这几天,出租车专车软件,成为舆论热议的一个话题。有人认为,专车软件与居高不下的份子钱,给出租车司机造成双重压力。

而现在出现的所谓专车软件,其实最适合个体化经营的出租车司机使用。明白了这个道理以后,如果出租车个体化之路得以实现,司机不但不会将自己的遭遇迁怒于专车软件,反倒会张开双臂拥它入怀。因为他们有着打破垄断体制的共同诉求。

笔者认为,方兴未艾的专车软件,并不是出租车司机们面临的最大压力。长期以来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居高不下的份子钱。过去,他们对份子钱或是“敢怒不敢言”,或是采取了有限容忍的态度,但是并不意味着就“与垄断体制合谋”了。专车软件也许只是骆驼被压垮前的最后一根稻草,但必须看到——垄断体制才是出租车行业的病根。

有些常识不能不提。出租车行业属于既不需要高新技术投入,也不需要巨额资金运转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个体经营是它最直接有效且交易成本最低的方式。在很多国家和地区,出租车行业的经营牌照一般都直接交给司机个人,后者除了正常纳税外,无须缴纳各种高额押金、租赁费和月租费,经营成本相对较低,再加上市场的自发调节作用,一般不会出现“打的难、打的贵”现象。

早在几年前,就有不少的哥“强烈要求改革空壳公司体制”,整顿出租车市场。当时,《人民日报》曾刊发专家评论指出:近年来各地屡屡发生的出租车集体停运事件,大多是以份子钱为核心的出租车牌照特许经营体制下的利益分配问题引起的。

有人指出,出租车司机指责“专车”抢了他们的生意,导致他们收入降低进而有淘汰出局的危机,他们高喊专车凶猛,呼吁政府取缔专车,其实是在打悲情牌。

实际上,政府对出租车行业的管理,是通过公司间接管理,还是通过市场直接管理,孰优孰劣,并非雾里看花那般难以判断。政府对出租车个体经营户该征税征税,该年检年检,该处罚处罚……哪里需要中间环节去管制约束出租车司机,徒增交易成本,还吃力不讨好?

其实,早有舆论建议对出租车特许经营体制进行改革,允许出租车行业个体化经营。但是,类似建议甫一提出,往往立马引起地方管理部门的忧虑,他们担心出现管理困境。譬如,有地方相关负责人声称,出租车个体经营者难以承担重大交通事故等风险。此说实在不能苟同。重大交通事故又不光是出租车才有可能发生。除交强险外,车主们都或多或少购买其他车险,交通事故不是什么“难以承担”的。而出租车若实行个体经营,市场自然会给经营者另外量身定制专门的险种,确保万无一失。

中国的出租车行业管理是一种特许经营管理,政府对出租车进行总量控制,使其特许经营指标成为稀缺资源,出租车司机不得不向出租车公司缴纳比例很高的份子钱,这成为出租车经营的最大成本支出。管制的结果产生了垄断经营的既得利益群体,司机运营成本升高,收入降低,拒载现象较为普遍,乘客打车难,黑车泛滥,公众利益受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