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全国的43.4%

2020-01-14 06:03

三是打造中部地区重要的物流聚散区。以岳阳、长沙为中心,以农产品、建材、机械设备、有色、化工、汽车等为重点,以水运、公路、铁路互连为突破,以发展现代物流为目标,着力打造成为中部地区乃至全国的重要物流聚散区。加快建设综合物流枢纽,推进多式联运,率先建立“大开放、大市场、大通关、大流通”的现代流通格局。充分发挥湘潭保税区作用,尽快建成岳阳城陵矶、长沙临空产业园综合保税区,促进保税物流发展。

(三)薄弱要补足。一是着力加强可用人力资源的培养与使用。利用我省教育资源优势,根据本省产业特色有针对性地培养人才,加强职业教育,提高劳动力的技术水平;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全方位服务体系,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坚持以事业吸引人才,以环境留住人才;合理引导劳动力外出就业,鼓励高校毕业生在本地就业,实现人才培养到就业本地化。二是进一步激发市场活力。积极推进“众创空间建设”、“创客培育”、“创新创业服务提升”、“财税金融支撑”和“创新创业文化培育”等行动计划,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力,引导更多技术、资金、人才进入实体经济;全面落实商事登记制度改革,简化登记注册程序,减少审批环节,扩大开放领域,提高服务质量,大力发展民营经济、开放经济;进一步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建立良好的制度环境,完善区域要素市场体系,培育建立区域性市场。三是提高市场竞争力。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新型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提高经济发展质量与效益;立足湖南省情与市场需求,发展有湖南特色、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拓宽国际市场;严抓产品质量,以质量打造品牌,鼓励企业参与国际国内竞争,不断提高本省品牌附加值和产品的竞争力;鼓励企业与高校深化合作,提高企业深加工能力、创新能力,提高产品科技含量。

2.公路设施。湖南高速公路网络基本形成,省会长沙与全省14个市州全部实现高速公路相连,形成了以长沙、衡阳、岳阳、常德、湘潭等主要城市为中心,联络全省各地99%以上的乡镇公路网。2014年末,湖南高速公路通车里程5493公里,在长江经济带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四川,但仅占全省公路总里程的2.3%,占比低于上海、浙江、江西、江苏。

(三)产业体系比较完整,但结构有待优化。湖南产业单位多,行业分布广,产业体系比较完整,部分产业优势比较突出,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提供了支持基础。2014年,湖南法人单位42.49万个,在长江经济带中居第7位,六成以上的法人单位集中在批发和零售业、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以及制造业三大领域。从产业发展看,2014年湖南实现工业增加值10749.88亿元,在长江经济带中排第5位,仅次于江苏、浙江、四川、湖北。烟草制品业、有色金属矿采选业、非金属矿采选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等18个大类行业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主要工业产品卷烟产量居全国第二,水电发电量居全国第六,水泥产量居全国第八,白银、铋、锑、锌产量居全国第一,钨、铅、锡等产量居全国前列。湖南第三产业增加值11406.5亿元,占gdp的比重达到42.2%,较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规模居长江经济带第4位,仅次于江苏、浙江、上海。

3.铁路设施。京广、浙赣、湘桂、湘黔、枝柳、石长六条铁路干线贯穿湖南,全省各旅游城市或市州全部有铁路通达,武广高铁、沪昆高铁的开通,全省有株洲、湘潭、衡阳、邵阳、岳阳、郴州、娄底7市进入长沙1小时高铁交通圈。全省铁路营业里程4550.5公里,居长江经济带11省市之首。但铁路运量在长江经济带中排名并不占优势,2014年湖南铁路客运量9806万人,低于江苏、浙江、湖北;铁路货物量4753万吨,低于安徽、四川、江苏、贵州、江西。

(一)交通设施多,但等级偏低。从基础设施建设看,湖南公路、铁路、水运、航空等基础设施均得到了快速发展,综合交通网络总量已初具规模,基本形成了内外连通、内部互通的网络格局,为湖南融入长江经济带提供了基础设施支撑。但是,基础设施的技术等级偏低、综合交通运输衔接不畅等问题,制约湖南依托长江黄金水道加快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

长江作为中国第一大河流,流域面积约占全国总面积的1/5,货运量位居世界内河第一。依托长江而形成的经济带横跨我国东、中、西三大经济区,经济带内区域经济发展存在明显的梯度差异。为此,党中央、国务院审时度势,提出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促进经济增长空间从沿海向沿江内陆拓展,促进东部、中部、西部协同发展,将长江经济带打造成为中国经济新支撑带。作为长江经济带的中心支点、水资源十分丰富的中部省份湖南,应抓住国家建设长江经济带区域发展升级的新机遇,采取有效措施,加快水运发展、交通联合、产业融合和对外开放,打造湖南长江经济带增长极,促进全省经济加快发展。

根据《国务院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结合沿江流域的总体情况和自身的特色优势,湖南要着力打造“五区”:现代农业示范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先行区、中部地区重要的物流聚散区、长江中游重要的新型城镇集群区、沿江流域绿色生态区。

从经济结构看,除上海、浙江呈现三二一的产业次序外,长江经济带的其他省市均呈现二三一结构。近年来,湖南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第一产业比重由2011年的14.1%降到了2014年11.6%,下降2.5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比重由47.6%降到46.2%,下降1.4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由38.3%稳步上升到42.2%,上升了3.9个百分点。但与长江经济带的其他省市相比,湖南产业结构仍表现为一产过高、二产不强、三产不足。此外,湖南对外开放度偏低,对外贸易规模比较小。2014年,湖南进出口贸易总额在长江经济带11省市中排名第9位,仅高于云南、贵州,只相当于进出口贸易总额最大省份江苏省的5.5%。

(二)城市集群发展情况。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工业化推进和社会进步的综合体现。长江经济带是工业化和城市化推进较快的地方,拥有长江三角洲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和成渝城市群三大城市群。这三大城市群是我国重要的增长极,也是长江经济带的主要引擎。

湖南有效地融入长江经济带发展,打造长江经济带新增长极,应在交通联通、优势发挥、薄弱补足、内外协调等方面着力。

二是打造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先行区。以环长株潭城市群、湘南地区为重点,加快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加大沿海产业向内陆转移的承接与对接力度,加速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打造全国先进制造业中心,培育万亿级装备制造业集群。

为促进长江经济带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根据长江经济带的区位特征、发展共性,国家提出将长江经济带打造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内河经济带、东中西互动合作的协调发展带、沿海沿江沿边全面推进的对内对外开放带、生态文明建设的先行示范带。长江经济带各省市区要在符合国家总体战略定位的前提下,结合自身的地理位置、自然资源、基础条件、发展阶段,选取更加有效、更加可行的战略定位,更好地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

(一)经济社会发展情况。长江经济带涵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是我国农业、工业、商业、文化教育和科学技术等方面最发达的地区之一。2014年末,长江经济带总人口为58425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42.7%,其中四川、江苏、湖南、安徽四省人口数占长江经济带的49.5%。2014年,长江经济带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8.47万亿元,占全国经济总量的41.6%,其中东部、中部、西部所属省市的占比分别为45.2%、32.0%、22.8%,存在较明显的梯度差异。从产业结构看,长江经济带第二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46.5%,比全国平均水平高3.8个百分点;第三产业增加值占比为45.1%,比全国平均水平低3个百分点,表明第二产业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支柱。长江经济带实现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32918亿元,占全国的43.4%,其中东部省市比重远高于中西部省市;货物进出口总额17568亿美元,占全国的40.8%,江苏、上海、浙江居前三位;法人单位个数613万个,占全国的44.7%,江苏、浙江、湖北位居前三。

3.成渝城市群。以成渝经济区为依托,主要包括四川省内的成都、绵阳等12个城市和重庆主城九区及涪陵、合川、万州等10个城市。成渝城市群以成都、重庆两市为双核,其中成都是我国西南地区的科技、商贸、金融等中心和交通、通讯枢纽,重庆是长江上游地区的经济、金融中心,为内陆出口商品加工基地和扩大对外开放的先行区、重要的现代制造业基地、长江上游航运中心。

四是打造长江中游重要的新型城镇集群区。以长江经济带为依托,加大对岳阳市的建设支持,将岳阳市建设成为湖南对接长江经济带的“桥头堡”,成为长江经济带的“中心站”。加大常德、益阳等环洞庭湖区域建设力度,加快长株潭城市群一体化建设进程,着力推动长沙向北扩展,与岳阳融合发展。以岳阳为端点,在全省构建通江“1小时”的新型城市群。

湖南位于长江中游,东临江西,西接渝贵,南毗两广,北连湖北,有京广铁路、京珠高速、沪昆高速、长江水路等交通要道与外界相连相通,既是沿海通达内地的关口,也是内陆进入沿海的前沿。在参与长江经济带的建设中,湖南具有一定优势,同时也有一些劣势。

1.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处在中国东部“黄金海岸”和长江“黄金水道”的交汇处,区位优势突出,经济实力雄厚,是中国城市化程度最高、城镇分布最密集、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是长江经济带的龙头。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以上海为中心,南京、杭州、合肥为副中心,包括苏州、无锡等30个城市。2014年,长江三角洲城市群以占全国4%的陆地面积和约占16%的人口数量,创造了全国24%的gdp,完成了全国33%的外贸出口额。上海是长江三角洲城市群的核心,率先成立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成为引领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先行军。

(一)交通要联通。融入长江经济带,关键是要完善综合交通运输与服务体系,形成通江达海、互联互通、辐射带动的交通运输格局。在现有航空、铁路、公路设施基本完善的情况下,要着重加强各种运输方式的衔接和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加快“水铁联运”、“水路联运”等多式联运发展;打通“由港到厂”的“最后一公里”,实现港口与企业、港口与公路、铁路的无缝对接,建成安全便捷、绿色低碳的综合立体交通走廊。加快建立以水运为基础,航空口岸物流为重点,铁路和水路联运为突破口的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式的口岸物流平台,不断提高水运与铁路、公路、航空等其他运输方式的物流信息互联互通水平。加快打通水运梗阻,提升水运能力,对湘资沅澧四大水系中存在的阻航因素,要坚决疏通、坚持维护;提升航道水平,将岳阳至株洲的航道提升到一级水平,将衡阳至株洲的航道提升至二到三级水平,益阳、常德、邵阳、娄底等港口连接湘江的航道争取提升到三级水平。通过航道的提升,将经济发达、靠近粤北的湘南、湘中地区纳入“黄金水道”的覆盖范围。

五是打造沿江流域绿色生态区。以“两型”社会建设为重点,加强沿江沿河环境污染治理,加大湖南“四水”现有洲岛、滨水区、幽密森林植被等保护与利用,重点发展文化湘江游、洲岛休闲游、城镇滨水风貌游和郊野山水生态游等四大特色旅游产品,实现旅游与水运的融化、体验与自然的交融,加速形成集旅游观光、生态绿化、道路防洪于一体的沿岸绿色经济长廊。

一是打造现代农业示范区。以洞庭湖生态区建设为重点,完善农产品生产、加工、包装、储运标准和技术规范,大力发展优质农业、高效农业、生态农业、现代农业,积极支持本地农产品申报地理标志和注册商标,加大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等出口基地建设支持力度,提升农业现代化水平,做强、做优农业规模。以湘西地区为基地,加大无公害、绿色、有机农产品生产扶持力度,合作构建一批优势农产品产业示范带。

2.长江中游城市群。是以武汉、长沙、南昌三大城市为中心的特大城市群组合,涵盖武汉城市圈、环长株潭城市群、环鄱阳湖城市群,经济总量超过4.5万亿元。各城市群分别涵盖了湖北、湖南、江西所属的8个左右城市,集中了湘鄂赣六成以上的经济总量。其中,武汉城市圈以武汉为圆心,覆盖黄石、鄂州、黄冈、孝感、咸宁、仙桃、天门、潜江8个大中型城市,所占面积不到湖北省的三分之一,但集中了全省一半以上的人口、六成以上的gdp总量。环长株潭城市群以长沙、株洲、湘潭为中心,向外拓展包括益阳、常德、岳阳、衡阳、娄底5个次级城市,集中了湖南省一半以上的人口、约八成的gdp总量。环鄱阳湖城市群由环绕鄱阳湖的南昌、九江、景德镇、上饶、鹰潭、抚州、宜春、新余8个城市组成,其经济总量、财政收入均占江西省的七成左右。

(四)内外要协调。一是注重不同发展战略的协调。湖南既面临融入“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等区域发展战略,又要大力实施“精准扶贫”、“四化两型”、“湘江新区开发”等战略,要统筹实施各大战略,防止顾此失彼,防止政策打架,要以更好地促进湖南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促进湖南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为最大原则,精准施策。二是注重内部区域的发展协调。在政策定位上,凸显长沙的中心城市地位,进一步增强要素集聚、科技创新和服务功能,引领带动环长株潭城市群协调互动发展,将长株潭城市群打造成为中部地区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综合交通枢纽和现代服务业中心,率先建成“两型”城市和建成全面小康。发挥好湘南地区作为湖南在长江经济带的腹地功能,建立产业转移跨区域合作机制,积极探索承接产业转移新模式,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湘西地区定位在原材料工业基地、优质农产品生产基地和连接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两项重要政策的承接点,强化吉首为武陵山片区(湘鄂渝黔边区)重要物资集散地的功能,深化湘西地区与贵州、重庆、四川等西部地区的合作与对接,将西部大开发的广阔地区与环长株潭城市群、与长江经济带紧密联系起来。在注重区域功能定位、发展分工的同时,建立基础设施共建共享、产业梯度转移协作、流域生态补偿及环境治理和社会保障一体化等协作机制,促进各区域通力协作,协调发展。三是注重建立协调扶持机制。建立领导协调机构,负责湖南长江经济带规划实施、项目布局、政策制定、利益协调、联动合作等工作,负责对外衔接与对接,对内指导与协调,确保湖南有效对接长江经济带建设。

1.水路设施。湖南境内水运资源丰富,长江干流自西向东横贯湘北边界,湘、资、沅、澧干流和众多支流贯穿全省,汇入洞庭湖后,经城陵矶注入长江。通航河流联通全省85%以上的县城,航道通航里程位居全国前列,基本形成了以洞庭湖为中心,长江、湘江、沅水干流为依托,岳阳港、长沙港等重要港口为节点的水路交通运输体系。2014年末,全省拥有通航河流373条,内河航道通航里程11496公里,约占全国内河航道总里程的9%,在长江经济带中处于第二位,仅次于江苏;拥有内河港口63个,生产性泊位1853个。但是,湖南航道等级不高、互联不畅,制约了湖南水运作用的有效发挥。截止2014年末,湖南等级航道只占总里程的35.2%,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6.6个百分点,比排名靠前的安徽、湖北分别低54.5个、35.7个百分点;能通航千吨级及以上货船的三级以上高等级航道只有700公里,所占比例仅为5.8%,仅相当于湖北的43.6%,比重庆、安徽分别少187公里、122公里;能通航500吨级以上的航道里程也只占9%,而通航50吨级以下的等外航道里程占比高达64.8%。

(二)优势要发挥。一是充分发挥三次产业的比较优势。农业方面,按照优质、高效、安全和生态型现代农业的发展要求,大力发展特色农业和特色农产品加工业。工业方面,以食品加工、装备制造、石化、汽车、生物医药、新材料等为重点,以结构调整为主线,主动对接长江经济带。服务业方面,以市场化、产业化、社会化为方向,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中介服务、健康养老、现代金融、教育咨询以及具有传统优势的商贸、旅游、文化等产业。二是充分发挥水路岸线资源优势,加快形成临港产业聚集区。坚持“产港一体化”,着力发展临港产业园,根据产业分工,鼓励制造业企业进驻园区,在产业园内形成完整的产业链条,降低生产过程中的物流成本;进一步完善水运发展规划,积极引导工业企业的沿江(河)的布局,依托水运优势“走出去”。三是突出发展沿江城镇体系。以沿江(长江)环湖(洞庭湖)发展为支撑,以亲水生态为特色,完善城市聚集和辐射功能,引导人口、产业和基础设施有序集中分布,构建结构合理、富有特色的沿江城镇体系;充分利用水资源特色,发展沿江旅游、休闲、娱乐、餐饮等。